主页 > 天天养生 >专题引言:性是劳动的一种形式 >
专题引言:性是劳动的一种形式
2020-04-26 阅读:636

专题引言:性是劳动的一种形式

2014年底,卫福部疾病管制署公布一份名为「我国男性性消费人口之估计与影响因素之探讨」的问卷调查1,调查时间为2011年,其中性消费场所包含俗称为八大行业的「视听歌唱、理髮、三温暖、舞厅、舞场、酒家、酒吧及特种咖啡茶室业 」上述八类行业,性交易对象包含酒店公关、应召、网路援交等。

调查结果显示20岁以上的台湾男性有26%在过去一年中曾经到「性相关场所」进行娱乐消费,推估约有233万人,而5.5%的受访者曾进行性交易者,推估约47万人,意即每四位男性中,有一位去过八大行业消费,每20位男性中,则有一位有过性交易。

这个数据相较于2002年的调查结果,性消费的人数从15.3%上升到26%,性交易人数则由3%上升到5.5%,两类消费人数都有显着的提升。这仅是针对男性的调查,女性前往男公关店等消费都还不算在内。

因此,八大行业或者性产业实际上是拥有广大消费者的产业别,而服务于其中的劳动者也并非小众族群,他们的劳动样态之重要性并不亚于其他产业,然而,因为与「性」相关的行为在台湾社会中,仍然被视为应该符合性爱合一、一对一、婚家单偶关係等「纯洁」想像,使得产业中藉着「卖性维生」的劳动者时常被冠上「不乾净」、「骯髒」、「不检点」等污名标籤,多数从事性劳动的性别为女性,因此性产业中的「女娼妓/男嫖客」组合又时常被女性主义学者认为是性别不平等的权力支配结构下的产物,例如学者黄淑玲就说色情场所是「提供男性一个真枪实弹操演支配女人的性战场」。

在这个论争的脉络下,「性」到底可不可以是一份工作,到底有没有其劳动的普遍性?学者陈美华分析到,将性交易视为是性别压迫的女性主义者,倾向将性交易视为「性」,而妓权团体与倡议性解放的女性主义者则将之视为「工作」,然而无论何者,陈美华指出,都未曾进一步澄清性工作的劳动内涵与性质。

而在资本主义社会当中,无论何种劳动都同样面临劳资双方的不对等关係,以及劳动剩余价值被剥削,还有层出不穷的血汗工人现象,而随着新自由主义的发展,劳动模式更趋于弹性化、非典化,过去的正职工人现在逐渐被约聘、派遣、计时、无薪实习给取代,雇主为了节省成本提高利润,配合上政府提出的22K方案,即便是正职工人都面临薪资过低的问题,更不用说非典工人,刚出社会的新鲜人月月背负高额房租、学贷者不在少数,青年贫穷化的问题日益严重,这些劳动问题,在上已经有过不少报导与专文讨论。

探讨延伸至此,目的是想带出本次专题的重要性:性是劳动的一种形式。对于部分女性主义者认为,男对女的性消费从结构面而言形成了性别压迫,那幺应该先考察所有的异性恋婚姻中,女性长年付出的「无偿性劳动」是否因为「婚姻」二字就取消了压迫的可能;再者,倘同意婚姻家庭中,多数女性受迫于现实处境,终其一生无偿得负担长期照顾、育儿照顾、家务以及情感/性的多项劳动是不公平的,那幺,在谈论有偿的性工作是否对女性造成压迫前,必须先考虑婚姻家庭中的妇女受迫处境。

在这些前提与思考之下,从四月份开始,由记者陈逸婷负责筹划与执行此次的「性劳动专题——兜售慾望:我的身体,我的谋生工具」,花费近四个月的时间搜集资料、与受访者建立关係、进行採访、撰稿,说明性产业中工作者的劳动环境、待遇、专业性,对于目前性交易的法制现况和跨国「人口贩运」与卖淫之间的连带关係进行质疑与分析。专题文章每週两篇刊出,希望读者可以跟我们一起面对性工作是一份工作,探究其劳动的样态。

    1. 研究调查台湾地区20岁以上的男性,使用电脑辅助电话访问调查(CATI)方式进行,依受访者意愿採邮寄问卷或直接以电访进行,完成1,091份问卷。另依2010年内政部户籍资料于年龄、学历、区域三个变数进行加权,使抽样结果符合全国成年男性人口分布,以估算过去一年我国男性去相关场所娱乐消费或有性交易之人数。加权母体数为内政部公布的 2010 年 20 岁以上男性人口数 8,862,617 人 上一篇: 下一篇: